(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109.~20w字达成贺☆樱の日记~
(好吧其实我就是想找个理由写番外,从题目到内容都是在玩fha梗……樱其实真的不只有黑化,人家本来是标准大和抚子的,换别人经历她的那些过去估计会比樱更黑吧……fha里也只是粉丝向的,并没有很黑,家庭主妇养了虫爷和慎二两个不省心的当然压力很大,抒发一下很正常嘛www。以及军训真是累成狗啊……)
(时间线约在柳洞池之后,旧剑来做客的日常)

“慎二,最近你有在忙什么吗?感觉瘦了很多。”士郎说。
慎二盘腿坐在地毯上,手撑着下巴,一脸不爽的拖长了声调说:“才没有咧——只不过是跟漂亮的女孩子们约↖会↙太↗累↘而已——比你可差远了啊~”
正值假期中后段,慎二表示非常无聊,就拉来了士郎陪自己玩游戏。本以为卫宫这种无趣的家伙肯定会被自己碾压的,还怜悯的陪他从街霸开始入门,结果开始十分钟后,慎二就被秒得渣都不剩了,而士郎还在对游戏的动作设计各种点评。
慎二跟Saber不一样,除了追妹子之外的事都毫无不服输心理,立刻把活动项目改为了喝.茶聊天。
“可是我记得你最近都是去食堂吃饭,偶尔带便当也都是便利店的……难道樱没有给你准备吗?”
“完、全、没、有!你满意了吧?!”慎二一副很想把游戏手柄砸在士郎脸上的恼.羞.成.怒样。
“可是……”
“可是什么啊!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樱每天都跑去那边!Rider也不见踪影,几乎住在柳洞寺,叔叔已经五天没出过卧室门了!整整五天!兰斯洛特和Assassin(这次没有虫爷但A叔还是经常过来看看的……)也因为那个白发面瘫女沉迷叫做fgo的没听说过的游戏!我这一周内唯一一次看到Berserker他还是在百货商店!结果他在买自.制手办的材料和指导书根本没看到我啊!!!我能怎么办啊?!”慎二好似找到了宣.泄情绪的突破口,抓着士郎的衣领咆哮,两眼含泪。
“那、那你就来我家吃早饭好了,便当我也可以帮你做……”士郎被那股痛.不.欲.生的悲壮感惊到了,弱弱的举起手说。
慎二松开手,颓然的坐回地上,仰望天花板,想起了上次他想偷偷把三枝推到卫宫身上时,不远处的阴影里突然出现的黑衬衫白发男那“和善”的眼神。
于是他有气无力又好似饱经绝望的笑了起来,说:“不用了,其实这么一想,方便食品也挺好的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士郎:“……”
“说起来,你知道樱最近在干什么吗?”慎二哀悼完了自己,以校园剧男配应有的阿Q精神很快的恢复了状态,问,“我总看着她神神秘秘的在写什么东西……”
“应该是小说吧,你也知道的嘛。”士郎说。
“……果然还是应该去她的房间看看。”慎二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喂,这样不好吧?”
“呦西,那就出发吧!卫宫,难道你对女孩子的房间没有兴趣吗?”
“喂喂!”
“这是青.春.期男生应该经历的冒险!荷尔蒙是无罪哒☆!”慎二.不由分说的拖着士郎就走。考虑到自己如果反.抗可能会让慎二受伤(虽然二爷的生命力宛若蟑螂),以及稍微那么一点点的感兴趣(作死属性今天依旧在正常发挥),士郎没怎么挣扎的就被拖走了。
到了樱的房间前,慎二一扭把手就打开了门。
“虽然樱警告过我不要进她的房间,但只要拖上卫宫,她就不会怎么样啦——”慎二边开门边得意的回头对士郎挤眉弄眼。
士郎冷静的回答:“我觉得慎二做不到的,而且樱已经警告了,所以还是放弃吧。樱真的生起气来的话是不会看对象的。”
“为啥?好不容易有机会的!”慎二说着迈步走进了房间——然后就被士郎拎着衣领扔到了身后,险些翻过栏杆掉下去。
“好.痛好.痛……你在干嘛啊白.痴!……我说,这啥?是我看错了对吧?女孩子的房间里不可能有弩箭的对吧?!”
“大概是樱说过的防御装置吧。”士郎松开手中使用过了的符文石,甩了甩手之后捡起地上的十支箭矢,立刻就能确认这东西的改造过程中有Archer和凛的参与。
“防御……装置?”
“樱之前跟我提过她抓.住了一个来偷文稿的小东西,不知道是谁家的使魔,所以我猜可能会有这类装置,不过只设置了一轮射击,应该已经安全了。”士郎说。
“为、为什么我家进了使魔我不知道?万一是魅魔之类的我岂不是就被害死了?!”慎二颤.抖着抓.住门框坚持着往里走,“事实上如果没有卫宫的话我已经死了吧?!”
士郎在他身后继续冷静的吐槽(战斗状态暂时还没结束):“我觉得魅魔应该不会对你感兴趣的,慎二。而且箭矢瞄准的是下.半.身,你最多只会瘫痪而已。私自潜入女孩子的房间就要有死的觉.悟啊。”
慎二表示他快要对友谊绝望了,谁来把这个隐藏状态冷酷又腹黑的“老好人”带走吧!赶快!

“啊——咧?这是啥?”慎二捡起忽然弹出的最下一层抽屉里的笔记本,“‘日记、关于对哥.哥和大家说过的话,每天心情都要很好!’还真有她的风格呢……”
“我觉得还是不要打开吧……”士郎看着日记本上熟悉的字体,莫名感到了一股寒意。
“虽然这种‘挡住我的必杀技就送你宝物’的设定有点熟悉……但是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当然要看!”慎二一屁.股坐在地上,打开了日记本,士郎也嘴上不说身.体很老实的凑了过去。
“X月O日 晴 ☆☆
跟学长一起去买菜。学长挑选食材的时候很有一家之主的气势。
什么时候哥.哥也可以学习下呢,我说过很多次了,给家人买东西时要考虑一下别人的喜好。浪费了钱,说的时候又会发脾气。这样很不好。下次,要认真告诉他。”
“X月O日 晴 ☆☆☆
早餐的时候,叔叔打翻了水杯。明明身.体已经好了,却还是很没用。看着我打扫时又露.出了写满抱歉的脸,而哥.哥趁我打扫的时候提前走掉了,剩下了很多饭菜。真是的,明明好不容易能一起吃早饭的说。兰斯洛特先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下次,我也要努力维护家里的平静。”
“你看,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日记。”士郎说,“是你多心而已。”
“不对,不对,不对!”慎二颤.抖着手捏紧日记本,“我以前也有看过她的日记!樱的风格,和卫宫你差不多的,这种东西她应该只会写一、两句话而已!这么详细的叙述绝对是隐藏着什么!”
“也可能是樱开始写小说之后,变得详细一些了吧?这些生活琐事到了几十年后再看也是很好的回忆啊。”
“可是!卫宫你不懂!啊啊!总之接着看下去你会明白我也会明白的!咦嘻、泥哈哈哈哈……”慎二仿佛是为了压抑恐惧而发出了女孩子声调似的干笑,哆哆嗦嗦的继续翻着普普通通的日记本。
“X月O日 晴 ☆☆☆
好像有几天没看到Archer先生了。阿赖耶小.姐神神秘秘的告诉我Archer正在与“白发的纤细美少年”一起冒险……所以是她的哥.哥吗?
之后自己去采购的时候,被Lancer说了奇怪的话,所以阿赖耶小.姐说想召唤梅芙之后给她端了学长做的鳕鱼。最后梅芙并没有被召唤,所以我下次去商店街会小心的。为什么间桐家魔术的属性是水呢。”
“X月O日 晴 ☆☆☆
学长的父亲被爱丽夫人召唤出来了,看得出是个很温柔的人。问过了Saber,Saber掩饰似的,只告诉我卫宫叔叔跟叔叔在十年.前的战争里没有过交手。
晚上和大家一起帮学长出约会的主意,姐姐并没忘记关照我,很开心。但是叔叔又白天待在拉着窗帘的房间里睡觉,睡不着之后就跑来和我聊天,所以没有睡好,第二天晕晕的。叔叔他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呢。”
“X月O日 晴 ☆☆☆☆☆”
兰斯洛特先生在玩什么游戏,很入迷。偶然路过的时候听到掌机里传出了很像Saber的声音,不过大概是巧合吧。
但是出门的时候又遇到了新的来搭讪的女人,又是个美.人呢。很佩服兰斯洛特先生的能力,可以处理很多事,我就一直很笨,总是不记得有没有提醒过他不可以把住址也告诉给女人了,从前面的日记看,已经说过六次了,可是没什么用。
怎么办才好呢?”
“X月O日 晴 ☆☆☆
大家都跑去晒着被子的走廊午睡,慢了一步,于是学长身边的位置被安哥拉曼纽和爱丽夫人占领了。姐姐也被Saber抢走,Rider又不在。阳光晒过的被子暖暖的,但是卡莲小.姐的目光很让人在意。问她的时候,她也只是说‘愿主.使你窥明应做的,而遗忘不该做的”。
因为这个,想起了那些解读起来很费力的魔术书。笨拙又不是我天生的,难怪爷爷之前会感叹应该选择姐姐。
应该怎么办呢。
“X月O日 晴 ☆☆☆
名叫希洛的学长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我已经有Rider了,但还是非常开心。因为这样的学长可以理解我的经历,很喜欢他。
本来想和Rider出去吃饭,哥.哥却把家里弄的一团乱,还发现了叔叔在兰斯洛特先生不在的时候偷偷藏在地.下室的数不清的泡面碗。
明明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很多次的说。
到底该怎么办呢?”
“……”
“……”
“喂、卫宫啊。”
“怎……怎么了,慎二?”
“令咒,令咒啦。不是能召唤从者过来吗,让他快来,我觉得这里很不安全,所以你当然要让护卫来保护我啊?!”
“虽然我也觉得有点诡异……但令咒可不是这么浪费的,如果你害怕了那就走好了。”
“谁害怕了?!看就看哦!”
于是两个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家伙又窝在了地毯上,一个是古老的魔术世家的遗裔,另一个是盖亚跟阿赖耶为他瞪过眼睛(虽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啦)的隐藏钦.定英.灵,一脸紧张的头对头翻着日记本的样子简直蠢毙了。

“X月O日 晴 ☆☆☆☆
比赛的时候看到了爷爷。
Rider被拖住了,但那个Assassin也没有抢到下手的机会,和哥.哥一样没用。
哥.哥还为了面子,选择以学长的名义给学.生会长写情书。蓝紫色头发的人都这么差劲么?哦不对,Caster很好的,所以差劲的是男人。
总之,不高兴。”
“X月O日 晴 ☆☆☆☆☆☆
哥.哥又出去玩到很晚。
希望没有下次。”
“X月O日 晴 ☆☆☆☆☆☆☆
哥.哥又打扰学长,还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不允许。”
“X月O日 晴 ☆☆☆☆☆☆☆
叔叔找Rider谈话很多次了。千篇一律,不让我和Rider约会。很不开心。”
“X月O日 晴 ☆☆☆☆☆☆
今天的兰斯洛特先生。
把做手办剩下的材料随便放在盘子里。
被玩游戏入迷的叔叔吃掉了。
两个人都不能放过。”
“X月O日 晴 ☆☆☆☆☆☆☆
哥.哥弄乱.了我挑选的婚礼方案,还倒了墨水。
不可饶恕。”
“X月O日 晴 ☆☆☆☆☆☆☆
哥.哥又在欺负人,还让本来就很忙的学长帮忙打扫道场。
不可原谅。”
“X月O日 晴 ☆☆☆☆☆☆☆
哥.哥打翻了我做的蛋炒饭,不可饶恕。”
“X月O日 晴 ☆☆☆☆☆☆
今天的叔叔。
饭粒没吃干净。
不可饶恕。”
“X月O日 晴 ☆☆☆☆☆☆☆☆
今天的哥.哥。
身边的女孩子来对我示.威,还丢掉了学长给我做的便当盒。
不可饶恕。”
“X月O日 晴 ☆☆☆☆☆☆☆☆
今天的哥.哥。
把我的Rider当做仆人随便使唤。
那个轻蔑的态度。
不可原谅。”
今天的哥.哥(不可饶恕)今天的哥.哥(不可饶恕)今天的哥.哥(不可饶恕)今天的哥.哥(不可饶恕)今天的哥.哥(不可饶恕)今天的哥.哥(不可饶恕)……
“慎二……”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又不都是我的错,Rider本来就是仆人嘛,蛋炒饭自己掉下去了我只是路过,而且我又没有给那群女人下命令……”
“总之,赶快去给樱道歉,然后……”
“然后……怎么样呢?前、辈?”
“然后……咿咿咿?樱……糟糕、手脚都……声音是从哪里……”
“哈?卫宫你在跟谁说话啊,哈哈,原来是这样啊,新来的药么,效果很棒啊——房间这么大就来开派对吧?卫宫?”
“呼呼……擅自闯入女孩子的房间了啊……Archer先生的陷阱比魔眼的花纹更好呢,表面看来很明显,其实弩箭射.出时就散出了魔药哦……一次捉到了两只猎物啊,该、怎、么、处、理、呢?”
“那,阿诺,樱里听唔解……”士郎还在努力的想挣脱死亡结局,可惜并没有用,身.体麻.痹.的情况下连令咒都使用不了。而慎二这时已经彻底的嗨起来了。
“学长居然也参加进来了啊……真令我失望。接到弩箭没有命中的消息时就有怀疑了,本来打算收割一个不会再乱跑的听话的哥.哥呢……”
门缓缓打开,走进来的人影们拖得很长,如同末.日的钟声般笼罩着在挣扎着拽着慎二想逃走的士郎。
率先进来的是披散着长长白发、穿着黑衣的樱,迷离而隐藏着愤怒的笑着。
然后是穿着士郎有点眼熟的黑色礼服的希洛,殷.红的眼睛和往常一样不含恶意的观察着士郎,但就是这样才很诡异。
希洛旁边是穿着天之礼服的伊利亚,和身穿洋装、露.出了然微笑的沙条爱歌,以及咧着嘴角双眼发光的阿赖耶。四人身后,则是穿着典雅的玫瑰红常服的爱丽斯菲尔。
士郎在看到这个阵容的时候,心底便涌上了一阵绝望。
“传说中の黑幕大集.合~”阿赖耶伸出双臂,“士郎,你现在是不是想喊救命呢~?我呀,就给你一个机会,呼唤你最想呼唤的那个人吧!不管是谁都可以哦!”
随着她说出这句话,士郎忽然就能动了,不过仅限于头部和左臂而已。
“Saber——”
士郎毫不犹豫的喊出了心中的名字,同时也断送了自己和慎二的最后一丝生机。
伴随着充盈整个房间的金色光屑,一手抓着圣代一手捏着勺子的Saber,以及端着餐盘手拿夹子的亚瑟一起出现在了士郎面前,六目相对都是一脸懵的。看来这两只呆毛王是正在自助餐厅和谐有爱的聚餐中,因为两人身份相同距离又近,就一起被带来了。而且Saber转移过来的时候还急忙抓.住了桌上的圣代杯。
“Saber~O(≧▽≦)O~ ”沙条爱歌开心的过去挽起了亚瑟,然后阿赖耶打了个响指:“Archer,Saber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对吧♡~”
对的,从门外默默走进来,脸色并不是很好的男人,就是我们的红茶。
士郎也震.惊了。然后他偷偷看了一眼Saber,有些心虚的撇开了目光。
Archer成功的忽悠走了不明白情况的Saber,然后就抱着手臂站在了不远处,看着黑幕们微笑着,一步一步逼近了慎二和士郎,同时摸出了吊带袜,护.士服,兔耳,猫爪,项圈,高跟鞋和化妆箱……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郎骤然从噩梦中惊醒,满身冷汗,喊到一半就被来自某弓兵的手捂了回去。
士郎看着Archer的不爽脸,总算是松了口气。
然而……
“趁现在,快点逃啊……笨.蛋!”穿着仿佛吸血鬼电影里的皮衣的Archer把昏迷的红衣少.女推给他,然后离开了掩体。
“喂、Archer……”士郎虽然很懵,但还是本能的试探了一下远坂的气息,然后抱着她往反方向逃去。
仿佛没有尽头的阴暗小巷,冰冷刺鼻的空气,满地的障碍物,以及……缠上四肢的,黑色绸带般的东西。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还想往哪里逃呢,乖乖的到我这里来,像以前一样不好吗……”白发黑衣的女性摇摇晃晃又无可阻挡的向士郎走来,拖着长长的仿佛能吞没一切的黑影,柔.软的笑着,将两人堵在了小巷尽头。
士郎把凛放在身后护住她,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多的绸带缠上身.体。无法呼吸,不,从那个样子的樱出现就被压.迫得呼吸困难了……!
“呼呼、快点叫出来吧,学长~?你的惨叫.声,我会好好聆听的哟……”
“唔、噶、啊啊啊……”
“喂?士郎?士郎?”
取代黑.暗出现的是伊利亚的脸。樱桃红的眼眸疑惑的看着他,大大的瞳孔像小猫一样纯净,又莫名有种妖.艳的色彩。
士郎刚松了口气,伊利亚就凑了过来,指尖托起士郎的下颌。
“呐。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大哥.哥,要成为我的东西吗?”
————【END】————
www军训实在没脑子写剧情,所以挤时间写了这个番外~以及结尾这里,樱那个是自己编的猎魔人pa,而伊利亚这个是fate线把士郎抓去做玩偶的剧情啦……之后可怜的士郎还会依次被其他的黑幕们玩坏的2333333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