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104.

“这样……就完成了。”间桐士郎将灯关上,转身看着房间里面。

这很明显是女孩子的房间,虽然有贵.族的优雅古典,但从各处细节里也透露.出柔.软的少.女气息。

水银一样的月光正从窗外洒落进来,将两个少.女的黑发照得宛若绸缎。

从被家具遮住光线的角落里走出了穿着厚重黑色盔甲的骑士王,她脸上并没有面甲,金色的眼睛中满是淡漠。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Saber。”间桐士郎难得的笑了笑,说。

黑色的Saber点点头,跟着少年一起离开了房间,似乎对前任御主的尸骸没有半分留恋。

士郎和黑Saber离开远坂邸之后不久,遍体鳞伤的蓝色的Saber匆匆赶了回来。

任谁都能看出她此时的狼狈。由魔力形成的盔甲已经消失,缠绕着圣剑的风王结界也不复存在了。曾经耀眼的圣剑如今只是支撑着骑士王艰难行动的工具,和她的金发一样已经开始染上了黑.暗的色彩。然而这份黑色并不代.表强大,反而是濒临毁灭的象征。

Saber职阶并没有单独行动的技能,加上她之前在不明来源的黑泥纠缠下与大群的怪物战斗了很长时间,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已经处于末路的王怀抱着一丝侥幸,推开了卧室的门。

这几天已经看得熟悉了的房间,以红为主色调却不令人觉得烦躁,布置得优雅又居家。Saber还记得上次她来时凛在这里笑着建议“Saber要不要试试换一身衣服呢?一定很可爱哟”的样子。那份宝石般的美貌搭配着青春少.女的独特气质,凛然又奢华,笑起来的样子简直是能唤.起龙脉的收藏癖的珍贵宝物。

那晨曦、宝石与丝绸映射.出的柔.软光辉还仿佛近在眼前,然而此时映在骑士王那苍翠瞳孔里的景象,犹如地狱般可怖。

Master和她的妹妹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大床.上,两人已经白骨化的手腕用一条沾满脏污的红色发带捆在一起,还精心的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Saber站在床前沉默了很久,手伸向系着床帐的丝带又收回,最后,只是轻轻的碰了碰凛的黑发,然后便化为了金色的光点消散了。

蓝色的骑士王又一次遗憾的退场,但借助天平的特性而出现的另一个她,却还将活跃于这虚假的战场上。

105.
——Archer赶回间桐邸时,黑色Saber正无视着Rider的攻击,不断挥动手中的圣剑,轰击着间桐家的结界。
庞大的黑色洪流般的魔力虽然没有原本Saber的耀眼光辉,但胜在不间断,若非Rider的阻挠,大概用不了几分钟就能把整个间桐邸夷为平地了。
这种时候也不知间桐脏砚那个老虫子躲到哪里去了,间桐士郎倒是冷漠的站在台阶前,看起来状态比昨天还好一点,他身后则蹲着一个抱着头瑟瑟发.抖的慎二。
黑色的Saber看到Archer之后就停下了挥剑的动作,以一种冷漠又无谓的口吻说:“我的Master认为,间桐作为御三家,独自占据了两个Servent是不公平的行为。尽快消灭其中一个,或者被其他Master讨.伐,自行选择。”
说完这番话后,Saber便转过身——Rider身形一闪,锁链与剑刃碰撞出火花,Saber凭借着娇.小身材的优势躲开攻击,强冲入结界,旋身一剑便劈向本就离她不远的间桐士郎。
间桐士郎只是沉默的看着地面,他似乎是完成了什么重要的心愿一样,连之前那股旁观者的冰冷感都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来什么都会顺从承受的无所谓态度。
千钧一发之际,数目约在二十的利剑倏然浮现在空气中,几乎是刚刚成型的瞬间便刺向了黑色的Saber,交错着击向她的剑锋和身.体。明明只是普通的勉强算是宝具规格的剑而已,却凭借着妙到毫颠的时机掌握,成功阻碍了强大的骑士王和她的圣剑一瞬。而这一瞬间,已经足够Rider将两个少年护在身后了。
黑Saber一击不中,毫不犹豫的转身迅速离去,看都不看差点就被她杀死的间桐士郎,身影迅速融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啊啊。确定了。
间桐士郎仍旧是低着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嘴角却扯出一抹可称恐怖的弧度。
随后他命令慎二去睡觉,自顾自的回到了虫仓,对保护了他的两个从者和战场的狼藉看也不看。
“Archer先生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做吧。”Rider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声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么战场的痕迹就交给我好了,我……还算是擅长这些。”
“啧啧啧,这看似高冷实则被姐姐们欺负成女佣的可怜笑容哟……”阿赖耶边啃着汉堡边感叹。
“那要不要让她穿个女仆装试试?反正是这种糟糕的伪世界,添个露.出强壮.大.腿的短裙女仆也算是有娱乐精神嘛。”小安建议。
“原来小安你喜欢这种比你高5cm的强大又巨.乳的御姐啊,了解了。”阿赖耶说着拍了拍椅子边的盖亚,“喂,要不要换下.身.体?毕竟你的size比我大,好垫一点。”
“不!我对女装的男人没兴趣!”小安拼命反.对,“你难道没考虑到自己好歹是个女人只要变一下年龄设定就可以了吗?!”
“可是Archer和士郎都是萝莉控(重点),比起你这种废柴男我更爱管家型啊。”阿赖耶严肃的说,“至于次要的原因是那样的话我会和爱丽斯菲尔撞人设的,白色长发、巨.乳、病娇,光看外表的话岂不是只差眼睛颜色了吗~而且红瞳的黑化设定是我保留的秘密武.器(推卸责任用)哦,知道的太多对从者不好。”
小安:“……”呵呵,我不是萝莉控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106.
今天一大早,士郎就去了阿赖耶魔改过的道场做修.炼——因为他梦到了某人那用投影制品击退冲锋中的骑士王的帅气操作,准备利.用有着超丰沛魔力的比赛场把自己关进无限剑制里练习到摸.到门槛为止。
于是金闪闪今早总有点不好的预感。
虽然士郎在现在的谜之圣杯战争比赛时是他的Master没错,但一家有了两个熟练掌握无限剑制的faker就表示,他的王之宝库彻底沦为只能拿来装杂物的大型仓库了……不过只要是属于王的东西,就算是生活垃.圾也都是杂修们无法企及的宝具!在挚友陪伴下稍微修身养性也不错,等到第三关就是本王痛快惩治杂修们的时机啦哈哈哈哈哈!
红A在做完早饭之后才得知这一消息,不过他很淡定。
与其胡思乱想,倒不如磨炼实力顺便睡个好觉,小.鬼唯独在神.经粗.大这方面比较让人省心。反正弓兵是不会承认他不想让士郎被姓间桐的那只给污染的,即使间桐士郎不多管闲事更适合做Master,某傲娇也希望小.鬼能保持现在的蠢样子——当然,如果能稍微进步一点就更好了。
然后他在把坐在走廊上里看着空地发呆的切嗣papa拎回来吃早饭的时候,就不淡定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只躲在草丛里的阿赖耶(这货居然把草丛带进起居室!不知道碎草叶混进榻榻米有多难清理吗?!),人类的抑止力正悄悄将罪恶之手伸向安静等待开饭的Saber的逆鳞:那根标志性的呆毛。
此时红A的操作就算再好也无.能为力了,于是他只能心累的期待着某极其热爱垃.圾食品的黑色骑士王的降临。
然后就在碰上的前0.001秒,那根金色的呆毛“咻”地一声,卷成了心形——因为看到了樱从厨房端出来的早饭——就此躲过一劫。真不愧是直感和幸.运双A的Saber啊。
“早安哟,巴洁特。”拿起勺子准备开动的卡莲看到巴姐,语气和蔼而不失愉悦的打了个招呼。
“哦……早安。”巴姐抓了抓头发,一向整齐干练的衣服沾着许多碎树叶和灰土之类的东西,又是满身的凉气,不是打工的地方又加班了就是跟偷偷摸.摸做研究的邪道魔术师通宵谈心(物理)去了。
“话说,你们看到Lancer了吗?”巴洁特环顾一圈,特别是仔细辨认了盖亚身后堆着的一大团草丛之后,犹豫着问。
然后草丛里就蹦出来一个满身草叶的阿赖耶(红A头上的青筋跳了跳),顶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光圈,平举双手作神圣状:“少.女唷,你丢的是古巴比伦的Lancer呢,还是凯尔特的双枪Lancer呢~?”
巴洁特大概是在卫宫宅陶冶久了,对此居然比较平静的回答道:“都不是。我要找的是对漂亮女人来者不拒的(微笑)、常常一转身就和顾客搭讪起来的(微笑)、过分的帅气耀眼的那个光之.子Lancer啊。”
凛露.出了叹惋的神情,樱则是一脸感同身受,卡莲和麻婆父女俩默默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他们由衷的期待着自家那只猛.犬被逆光剑×10hit分尸的那天,因为这样就可以重新召唤更强的从者了啊(笑)。毕竟以阿赖耶那无良老板的本性,才不会让谁因为从者挂掉就退场咧,为了收视率也要让他们重新召唤个更好的来继续参赛啊。比如我觉得把大狗换成芬恩这主意就挺不错的,正好跟枪哥作伴你说是吧……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