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92.
其实吧,这次被召唤出来之后,枪哥也没有Saber想象的那么仇视切嗣。一半是因为阿赖耶往圣杯给从者的知识里加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中包含fate/zero的全.集,另一半则是因为他打不过卫宫家这群货……堂堂英雄就是要能屈能伸,何况圣杯已经替他报过仇了,切嗣后来的遭遇可比肯尼斯惨得多。
但他也没打算跟切嗣和解,英雄虽然能屈能伸,也有自己的骄傲。召唤结束之后一群女人就把希洛连同他新鲜出炉的Servent一起带走了,鬼知是为了帮助沟通还是为了这对主从的颜值和萌点。
交流过程中,希洛坚定的表示了他的选择:圣杯战争的规则不可破.坏,除了姐姐你可以随便怼任何人,包括切嗣和那个红色的Archer,魔力管够不用担心,尽力而为就好。
这么好的Master感动得枪哥差点哭了,但他还是谨慎的问了希洛,那如果需要对付身为御主的爱丽和士郎时该怎么选择呢?
希洛想了想,然后告诉他:前面的你惹不起,后面的你在群战时大概也打不赢,绕道走吧。
枪哥:“……”
Master啊,你是高估了亲友的实力呢,还是低估了从者的战斗力呢?
希洛于是跟伊利亚商量了一会儿,本着让枪哥放弃打切嗣闷棍的危险想法的目的,把士郎叫过来,然后让他俩去阿赖耶弄的那个比赛场自己切磋。士郎的身手和投影质量虽然还比不上红A,但在群战环境下也是很令人忌惮的存在,可惜的是作为Master在新赛制里他很少有战斗的机会,否则金士组就彻底立于不败之地了。况且啊,在自己的固有结界里,士郎打不过枪哥还躲不过么?
过了一会儿,枪哥默默的回来了,红A则拎着白天睡太多现在反而精神起来的某橘发少年去洗碗。即便觉得很丢脸,枪哥也诚实的说出了比赛结果——士郎正面刚不过他,但是因为无限剑制的特性,迪卢木多也没法彻底击败士郎,反而叫士郎刷爆了计分板。如果按新☆圣杯战争的赛制,枪哥输得是凄惨无比。谁让红蔷薇和黄蔷薇都是对人宝具呢,士郎只要闪避成功就完全拿不到攻击分数。所以在新赛制里两个弓兵和C妈成了彻彻底底的刷分大佬,其他人如果不想让他们得分就只能玩命闪避或者打断读条……然而打断只对金皮卡有用,因为无限剑制和高速神言都是瞬发的。
枪哥也意识到自己宝具的不足,诚恳的跟希洛申请他要不要换个从者去比赛。
希洛回头看了看咒腕哈桑和美杜莎——这俩的宝具也没比枪哥多有优势,就天马不是对人的,比赛还禁飞——然后告诉枪哥我相信你。枪哥再次热泪盈眶,感谢阿赖耶感谢盖亚赐给他这么好的Master。
……哦对,说到盖亚,枪哥之前只是听阿赖耶提起那货也来了,只是没来看你。于是在他内心满是感激的去陪伊利亚玩拳皇时(看起来枪哥并没有汪酱那样强大的对游戏适应力),看见了一个他觉得应该是盖亚的黑发男人走过去,又倒带一般的退了回来,拿出一大摞花花绿绿的小薄本扔给他,然后走了,全程没看迪卢木多一眼。大家一致认为这种故意塑造槽点的言行举止绝对是受到了阿赖耶的影响,那个画着米菲兔的OK绷现在还糊在枪哥的泪痣上呢。
枪哥低头一看,二十多个本子,其中枪剑约占30%,枪切嗣占10%,剩下的都是枪主.任……而且还混杂着一本另辟蹊径的枪时臣。迪卢木多你安息吧,好歹你都是攻,抗.议的话当心刚收到时金和枪弓本做友情礼物的两只弓兵找你的茬啊。
枪哥这边心情复杂着,殊不知兰叔同样很复杂。迪卢木多的故事也被视为他和桂妮薇尔故事的原型,但两个英.灵除了绅士风度和身高外没有任何的共同点,比如兰叔其实暗恋的是被他NTR了的呆毛,换位到枪哥的故事里……那画面太美,我好方。
似乎神也在跟兰叔作对,他先是听说阿赖耶意图召唤莫德雷德,担忧了好半天Saber知道此事之后的心情,随后又发现雁夜叔叔不见了,于是只能一边反思自己作为Servent的生涯一边到处找.人,人找到了也被弓士秀了一脸。
士郎收拾完了杂物,准备坐下喝口茶享受难得的清净,刚捧起茶杯就猛然捂住了左边脸颊,眉毛都拧在了一起。以他的面部神.经瘫痪程度,这应该算是挺疼的了。
Archer直接伸手捏住士郎的下颌让他张嘴,上下左右看了看:“……蛀牙?”
士郎拍开他的手继续捂,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句:“……如果是蛀牙,你那种接.吻法怎么可能没发现啊BAKA……”
红A:“……”
一贯淡定的守护者转移了视线,因为肤色的关系很难确定他有没有脸红,但话题转得有够生硬:“居然一点防范都没有,你的训练是都被Lancer吃了吗?”
士郎可能是真的很牙疼加上周围没人,说话也变得直白不少:“我防范自己的恋人干嘛?”
红A再次:“……”
门口拎着雁夜路过的兰叔:“……”
“……Master。我想你应该收回刚才的话,我们并不是这种可笑的关系,至今为止补魔的原因都是因为你的魔力不足……”Archer继续生硬的转移话题,措辞客气了不止一点两点,这也是本文中除了在补魔的时候用牛郎音撩之外,红A第一回正经的叫士郎为Master而不是小.鬼——把开头失忆时那个讽刺的反问句算上,也就是第二次而已。
“你在掩饰什么?Archer?”士郎放下手,眼神难得的锋利起来(兰叔由衷觉得这对主从好像灵魂互换了),“切嗣、爱丽斯菲尔、伊利亚、希洛,或许还要算上安哥拉曼纽,所有家人都已经认定了我们的关系,而且我已经注定不会成为你了……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是以什么身份处置关于我的事情的?兄长,还是仆人?我不觉得除了恋人之外会有谁因为我藏了一本写.真而大动肝火啊。你说呢?”
Archer沉默的听完,抬手,戳。——小.鬼打直球还打上瘾了啊?不教训是不行了。身为一个受谁给你资格用反问句了?——戳的时候Archer脑海里划过了这样的内容,然后他又淡定的打飞了它们。红A坚信这是阿赖耶每天在他耳边叨叨叨叨叨叨的,把他睿智灵敏的思维回路给污染了才会突然冒出这种糟(zhen)糕(xin)物(hua)的。
于是士郎又开始捂着脸皱着眉恶狠狠的瞪他,眼睛里居然有点水光,罕见得Archer几乎以为自己的鹰眼被不明电波干扰了。对于生理性泪水.多于眼泪的士郎都疼成这样,换到一般人身上应该已经去撞墙了吧。
“我说,这不会也是那个伪世界计划的影响吧?”凛小声问。
“理论上,士郎的牙疼很可能是间桐的锅……不过看这性格应该不是间桐,可能是远坂或者言峰家的士郎吧,这嘴炮技能显然跟你一脉相承啊凛。”阿赖耶说。
Saber也小声说:“我觉得这样的士郎好像也不错……”
“同感,Archer那家伙被压.制的画面真是百看不厌啊呵呵呵呵呵呵~”C妈愉悦笑。
为了暗中窥视弓士的互动,阿赖耶还特地用了个天赋技,四只腐女躲在门口看好戏看得非常满意。虽然知道他们听不见,Saber和凛还是忍不住小声说话,这种感觉真心很刺.激。
看戏归看戏,C妈还是适时的出现了,假装路过然后日常嘲讽了Archer一波,之后才给士郎用了个止痛的小魔法。她也是为了晚上能照常推间桐线才出手的,不然大家巴不得看士郎虚弱的靠在Archer怀里牙疼得睡不着觉,俩傲娇互相嫌弃互相讽刺谁都不肯先服软的激萌剧情呢。
间桐士郎,愿阿赖耶保佑你能死得阴魂不散一点儿,虽然选择了间桐线,但我们还是超级想看大傲娇哄自己睡觉的剧情啊……
————【TBC.】————
好忙……(切嗣爸爸般的眼神)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