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88.
阴暗的地.下。
随便抓来的女生被虫牙磨碎了之后,用那个的产物绘画出的魔法阵正发出微微的红光。
间桐慎二战战兢兢的立在少年身后,更后面的位置上是一个有着长长紫发、戴着眼罩的高挑黑衣女人。至于原本应该在的脏砚,士郎在他提出改变咒文的建议之后就毫不客气的将那个阴森森的恐怖老头赶了出去。
慎二回想起老头.子刚才那个貌似和蔼的笑脸和在那种恐怖氛围里都一副若无其事样子的大哥,实在说不清哪个人更可怕。
间桐士郎画好了召唤阵,把那条虫子捡来的宝石项链扔到里面,还差十分钟才到十二点的时候他就念起了咒文。慎二这次也觉得搞不懂大哥的想法。说他很重视吧,从召唤阵的材料到时间都让人觉得很不上心,说他不重视的话,看那个形状规整精细到好像魔术书上的范例一般的召唤阵又不像。
随着一阵对普通魔术师而言异常强大、与历来的圣杯战争记载又偏弱的魔力波动,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召唤阵中。
“Servent Archer应.召唤而来,你就是我的Master?”
红衣白发的英.灵先是环顾一圈,之后视线又落在后面藏身阴影的Rider,最后才看向召唤他的Master,然后不易察觉的皱起了眉头。
间桐士郎的容貌和本体当然很像,即使肤色苍白又是紫发紫瞳也没什么影响,Archer当然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和上次一样,Archer拥有的也只是截止到UBW线结束的记忆,所以乍然见到这个画风很是不对的“卫宫士郎”之后他有点儿混乱,当即决定在摸清情况前装失忆。
但是这个士郎召唤他出来之后,除了确定主从关系时回答了一句之外就再也没跟他说话。——hard难度岂是普通人能应付的,间桐士郎作为原本设计中的最难关,脑子如果正常才奇怪。Archer哟,你能否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阻止这个居心叵测阴险狠辣的货灭掉三位女主角呢?
Archer和Rider看着间桐士郎给慎二做了一顿营养丰富的夜宵,在二爷顶着莫大的压力吃完了乖乖去睡觉之后,他就把两位英.灵关在了门外,自己回去虫仓了——而且没洗盘子。
早来了几天的R姐看对方似乎和她一样都属于反英雄,就难得好心的给Archer解释了几句。由于间桐家的一家三口都比较神.经病——老的阴森,大的神.经,小的死.蠢——加上这里的魔术防御足够多和复杂,这家的Servent并不需要负责巡逻,在附近自.由活动即可,只要做得别太显眼,喜欢吸血或者吞噬灵.魂之类的都随意。
R姐解释的时候,红A的表情越来越古怪。
作为脱离轮回的英.灵,他知道间桐脏砚经历几百年后变成了个什么德行,也知道间桐樱的事。看到士郎的样子之后他也算有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虫爷作为教.育.家居然成功如斯,把士郎个死倔的老好人给养成了这样好听了说叫喜怒无常,其实就是重度躁郁症加精.神分.裂的家伙。
阿赖耶表示,其实这样的士郎也挺萌嘛,而且佐证了一条真.理——卫宫士郎这种生物,不管是变成黑皮白发大傲娇还是间桐式黑化神.经病,家政技能都是ex的。你看间桐士郎刚刚做的夜宵多棒——虽然其中加入了某些谜之高蛋.白食材吃得二爷都快吓哭了……但能把那些又恶心又丑陋的虫子做成端到西餐厅都没违和感的料理,这也是厨神的一种比较特别的表现形式嘛!


⑧9.
提着皮.包的女子快速穿过小巷,公.寓的门已经近在眼前了,幻想等一会儿喝着热茶看电视剧的舒适景象,神.经不由得舒缓下来。
就在这时——细长的、浑身长满尖刺的人形生物悄然出现在女子身后,伸出同样嶙峋的双臂来拥.抱女子。
无数的尖刺,不,无数的剑刃飞快的绞.碎了人.体,隐藏在剑刃庇护中的某物吮.吸着混合骨渣的血肉,迅速进食完毕,然后如来时一样遁.入黑.暗。
从笼中走出的怪物愉快的觅食着。
孩童的肉甜美但量少。
少年的肉咸鲜而可口。
女人的肉充满了猜疑的香气。
男人的肉干涩但营养充足。
老人的肉无味又没养分。
落单的人类就绞杀。
两三个的人类就逐个拖走。
遇到成群的人类,就把自己分成几个,围起来再吃。
——圣杯战争正式启动的第一日,避开强大灵魂们的行踪,怪物愉快的猎食着人类。
吃.人类是因为很饿很空.虚,不断的不断的不断的吃,撑到要破掉了还是很饿,想吃更纯粹强大的东西,可是现在还捉不到。
“……喂。樱。你在这里的话,会变成什么样?”
靠在冰冷石壁上的少年睁开眼,望着不存在的少.女,这么问道。
他醒来的时候,正吃着醉酒青年的怪.物忽然不见了,留下一小滩难以辨认的肉糜。
对着空气说话,他的问题当然得不到回答。
于是少年无趣的低下头,摸了摸口袋,然后拿出了那条项链。
“怎么,很喜欢远坂家的小丫头么?”怪笑声和沙沙的声响同时出现,矮小皱缩的老者走到心爱的孙.子面前,裂开嘴角边笑边问。
间桐脏砚的身.体已经衰老萎.缩到常人不可能出现的程度了,连.坐在地上的士郎都能平视他,但这不能改变他身上阴冷的气息,当他出现的时候,就好像目之所及处的阴影全都汇集在这老人身上似的——连排水沟深处的污泥都显得比他更光亮。
“啊。”士郎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声,紫瞳仍旧没有焦点。
“看你的样子,跟它沟通得不错吧。那就找个机会去把那个看门的杀掉,我自会召唤出正常的Assassin来。……既然王女殿下又在重蹈覆辙,老朽也有必要纠正她啊。”自顾自的下了命令后,间桐脏砚离去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把少年当做会反.抗的人类来看。
除却为了万无一失没把本体藏在士郎的心脏里之外,老魔术师对间桐樱与士郎的态度并无不同。历经数百年的追寻,他见过的怪物也多种多样,不管是哪个,只要能拿来用都没差别。
同样是具有黑泥的吞噬与诅咒性质的怪物,生于这个少年的本源而浑身长满剑刃的怪物想来会比用远坂家那个虚数属性的小丫头做温床养出来的更有自保的能力吧。更何况越是凶.恶,吸引来强大Servent或者代行者的概率就越高,那样的话灵.魂的崩.坏速度也能快一些嘛。老朽可是快等不及了,摆脱这个不断腐.烂的躯壳获得长久生命的日子。
另一边,因为失忆导致的资讯缺乏,虽然有危险的预感但不知道这只士郎能黑到如此程度的红A目前正在柳洞寺附近考察。这里没有那只蠢蠢的半吊子士郎,所以C妈并没有贸然下手。也是,一共就七个位置,御三家占了四个,她这里有两个,剩下的Lancer又根本找不到Master的形迹,以Caster的谨慎当然是准备先坐山观虎斗了。
很微妙的一点是,虽然Archer与间桐士郎之间的契约很正常,但他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任何情绪波动,大概是早就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彻底切.断了一些神.经吧。毕竟是强行更换属性,『虚数』想改变成水还有办法,但卫宫士郎是“起源”已经强烈到覆.盖了属性、甚至能形成固有结界的体质,如果不经历无法忍受的痛苦是不可能做到的,脏砚于虫魔术上的造诣的确很高深。
Archer在高处看着碧蓝与漆黑的两个Saber跟Berserker战成一团,而跟伊利亚打起来的两个女魔术师其中一个是凛,另一个……从胸来看,可能大概或许是樱?没办法,不论是长相、衣着、发型还是神态,这个貌似是“远坂樱”的少.女都跟某紫发学.妹完全不一样,而且那条几乎可以当成本体的红色发带也是不存在的。
于是他观望了一会儿,在看着两只Saber不用咖喱棒合力砍掉B叔三.条命之后,放了一发幻想崩坏,然后寂寞的离开了。
再然后,有一只扎着小辫扛着红色长枪的紧.身衣谜之男子追了上来,非常友好(并没有)的提出和弓兵打一架。这里最后被召.唤出来的就是Archer,也是唯一还没和汪酱打过的从者,汪酱大半夜鬼鬼祟祟的蹲.守在间桐邸附近就是为了等他嘛。
于是又是一番经典的枪弓激(基)情对削。麻婆透过使魔看着被暴.力破拆的街道,捂着胸口十分心塞的结束了祈祷。
——事后处理也是要钱的啊啊啊很麻烦啊啊啊很多能帮忙打扫战场的家伙都极其不正常跟他们交流即使是我也很心累的!凛她根本不会出钱!艾因兹贝伦和间桐倒是大方但家主都不正常!教.会上级一听钱数就会顾左右而言他!想跟吉尔伽美什要钱更是万般周折所以说混乱阵营的家伙全都是混.蛋!!!我筹钱维持冬木的平静有多辛苦你们懂不懂!逼急了我让吉尔伽美什把你们一个一个都串起来扔大空洞里喂阿.里曼信不信!信不信!!!所以给我收敛一点啊混.蛋英.灵们!!!!!!
在异世界收看节目的非.人类们表示,原来事后处理这么麻烦啊,那我们以后更要认真的打架了。因为不管是魔术协.会还是圣堂教.会,都是一群讨厌鬼(/≧▽≦)/~┴┴ 累死他们才好呢!
————本篇无关的咕哒咕哒小剧场————
麻婆: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混乱阵营的家伙,全都是逗比。
咕哒子:笑。
伯爵:笑。
麻婆:……你们要干什么?
——十分钟后——
士郎(五星):……?
士郎(四星):这是啥啊。烂糊糊的。
红A:青之黑键。……的使用者。
士郎(五星):礼装『钢之锻炼』。
莫德雷德:啊原来不是黑键,真是吓死我了,刚刚才抽.出三张来。Emiya,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啊,我还要把父上满宝具呢。
切嗣:……有些熟悉的感觉。爱丽斯菲尔,这个人你认识吗?
爱丽:不认识哟~大概是Master又去抽卡了吧~
Saber:这不是那个……唔唔呜呜呜……
爱丽:Saber,不认识的人就让他像蒲公英一样消逝而去吧,我们没必要再做无谓的缅怀,待会儿还要打幽.灵呢。
Saber:哦。
——又是十分钟后——
恩奇都:吉尔,那边的家伙好像还活着……你认识他吗?
金皮卡:啊。是个还算有点培育价值的家伙,不过没必要耽误时间管他……走吧。
——再十分钟后——
时臣(秉持优雅):凛,那边的好像是绮礼。
凛(元素转换):不用管他,绮礼是死不了的。
时臣:……说得也是。刚刚我看到了吉尔伽美什,他没有救绮礼吗?
凛:那个我倒是听说了,似乎他和Master说好了一起去暴打伊丝塔给恩奇都出气。
时臣:……伊丝塔……不是依附在你身上的那个女神吗?
凛:啊,没关系的,反正被打的又不是这个我。
挣扎了三十分钟还没死的一滩麻婆:……混乱阵营的……全都……是……呃啊!
巴洁特:安理你好像踩到东西了。
小安:还真是。(边说边接着来回踩)
巴洁特:……
小安:怎样,有没有出气?
巴洁特:有……一点点。
小安:那就好,走吧。
挣扎了三十分钟被踩了十几脚然而依旧没死的麻婆:所以说……混乱阵营……阵营……全都是……(卒)。
【本篇无关的咕哒咕哒小剧场·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