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87.
虽然上午才受过重.伤,士郎的打工却还是要继续的。魔术方面倒是不用他天天.抽时间钻研,毕竟有一周目时在伦.敦时钟塔学习的底子,他未来又会走魔.术.使的道路,本来就不用太多高深的理论知识。现在有个红A能让他少走很多弯路,所以研.究什么的并没有打工重要啦。
这一点可让凛大小.姐相当的羡慕。卫宫宅的魔术师里,Caster是已经大成的神代魔.女、爱丽和伊利亚母女作为小圣杯本来就不负责研究魔术的奥.妙、巴姐是战.斗型人才、樱有个溺.爱她的叔叔(况且间桐家的魔术传承到现在大多都不太阳光,雁夜叔叔觉得有他顶着小樱还是少学点好)、希洛也对魔.道缺少探.索.欲,所以凛大小.姐是现存唯一一个还要做研.究的正.统魔术师了。每天看着同行们自.由自在自己却只能默默守着宝石和账本,画插图和本子要熬夜.挤时间也就算了,连跟Saber约会一天都要提前排好日程表,也无怪乎凛最近总是怨.念很深了。
搬完了能把六榻榻米的房间从地面一直顶到天花板的箱子,因为今天的工作不到三.点就结束了,Neko慷慨的请.士郎喝.一.杯,士郎以自己是个未.成.年.人为由只要了牛奶(我们不能指望酒馆里会有茶对吧?)。
“士郎还想长高吗?”Neko调侃。考虑到是下午,她姑且喝的是日本清酒。
“那是当然的吧。”士郎说。换做凛她们他可能会反驳,但Neko姐和藤姐是同龄人,对士郎更像是不太靠谱但可以不用掩.饰什么的姐姐。再说了……经历过一周目的士郎知道自己确实还能长高,所以紧张感比从前弱了很多嘛。
“虽然觉得你还能长个子,不过这个高度不是也挺合适的嘛。”Neko说,“跟男朋友站在一起正好喔。”——她在之前的情..人.节计划里见过Archer,并且立刻就猜出了弓士的关系,所以很直白的就表达出来了。
“……”士郎想起上午被某人花.样.暴.力.碾.压的经历,还有一回忆起来就开始隐隐作痛的肋骨和手腕,选择沉默。
告别了Neko后,士郎走出不远,便看到了坐在长椅上东张西望的伊利亚。
银发少.女的怀里抱着一只古里古怪的布偶,头大身.体小,四肢又偏长,橙色的扁平脑袋上还带着两个尖尖的三角形耳朵,配合脸上的左右各三.条黑.线来看应该是以猫为原.型的什么动画人物。
“呐~士郎,今天好早啊。”伊利亚跳下长椅,走到士郎面前说。
“嗯,因为整理库.存就提前结束了。你自己出来的吗?”士郎问。
“不是啦,希洛和Lancer陪我去百.货.商.店的。希洛被我赶回去了,Lancer就在那边。”
士郎顺着伊利亚手指的方向看去,距离大约两百米的地方确实有一大片空地,普通人即使没有魔.力,也下意识的远离了危险的Servent们。
空地中.央,呈三角对立的就是穿着花衬衫,初春就露着结实的手臂的Lancer、用头发稍微遮住尖耳朵,主妇打扮的Caster、以及手拿可乐饼,呆毛一晃一晃认真的看着枪兵的Saber了。其实在场的从者还有一位,那就是站在人群里若无其事围观、显然完全不打算插.手的Archer。
“即使不打工也不是被.攻.击的理由,Saber她只要保持这样娇.小.美丽的姿态就好,每天穿着不一样的可爱衣服向世人展示出少.女的魅.力才是正确的生存之道。”
“没人要逼她打工好吧?!话说你才是怪人吧,一个老妖婆居然收藏了大堆的美.少.女风格服装。虽然我喜欢那里丰..满一点的女.人,但胸.部.下.垂的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啊?”
“哈……你有胆量就再说一遍,果然有必要让满脑子污.秽的蠢狗见识一下魔术的光辉呢……”
“我说过很多遍吧,不许叫老.子狗。魔.女、老女人、萝莉.控、痴.女、被肥皂剧.洗.脑的黄.脸.婆、Saber痴.汉!”
“……呵呵呵呵呵呵,Lancer,看来你真的想变成被阉.割的烤狗呢……!”
“谁怕你,放马过来!”
“那个、现在是白天,如果发生混乱的话……”
汪酱和C妈都无视了Saber的劝说,针锋相对起来。要说相性,其实有点大.男.子.主.义(非贬.义)的汪酱和略微女.权.主.义(同样非贬.义)的C妈之间其实也不太融洽啊,之前Lancer调.戏樱的时候这俩就已经打起来不止一次了。
Saber无奈之下只好退回人群里去找Archer。从前红A之所以对吾王不冷不热,多半还是因为那时她是士郎的从者,会妨.碍Archer的自..杀大.计的关系。事实上不管papa小安还是红A士郎,卫宫家的这些男人现在都很偏.袒Saber。
Archer看了一眼正跑过来的士郎,继续考虑该选哪个解决办法。到底是等事情闹大再来两箭让他们冷静冷静,还是趁他们用出宝具之前带着Saber离开呢?
“士郎、伊利亚?”Saber惊讶。
“啊,关于我们为什么在一起只是碰巧,Saber这边才是,怎么会这样……?”士郎担心那两个家伙动手会卷入普通人,说话的时候还在注意着那边。
“说来话长了……”Saber的呆毛.左右晃了晃,“我肚子饿了出来买零食,跟Lancer聊了几句,碰巧见到Caster和Archer,Caster似乎是误会了什么,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变成这种情况了。”
伊利亚这时已经拉着红A去更安静的地方了,两人这份既然危及不到自己人就不会选择插手的冷漠倒是很相似。
“Archer,你看这个布偶是不是很像士郎~”伊利亚高举着手里的橙色大头猫布偶给Archer看。那东西身.体不大,但算上大大的脑袋和耷.拉下来的比身.体还长的手脚,就几乎跟伊利亚差不多高了。
仔细端详一番布偶的蠢脸之后,弓兵十分赞成的点点头,然后让萝莉姐姐暂缓了把士郎的灵.魂转移进布偶的计划,理由是士郎最近在经历阿赖耶的考验,过几天再把他变成玩具也不迟。
对此,伊利亚不爽的撅起嘴,但还是同意了。
这时Caster和Lancer的战斗也告一段落。C妈作为有理智的魔术师,她深知当街烤狗什么的还可以当做人.体.自.燃.现.象敷衍过去,如果魔弹乱飞的话就很难掩盖了,魔.术.协.会或者圣.堂.教.会事后一定会找他们喝.茶的。当然她也不是没办法骗过凡人们,但那样做代.价太高,不值得拿来对付一只满脑子只有战.斗和女.人的笨.狗。
所以C妈最后还是凭借前.公.主的修.养压住了怒火,勉强跟汪酱和.解,然后带着Saber和师父大人回去了。
“嘛,真是的Lancer,说好了只是去买烟,为什么和Caster吵起来了?”伊利亚率先发难,“这样一点都不像英雄,只是个讨厌的话唠大叔哦。”
“啊……抱歉抱歉,怠慢了淑.女是我的错。”汪酱满脸陪笑,毕竟这次确实是他理亏嘛,把伊利亚扔下跟人吵了这么长时间。
“再有下次,就把你装进之前想买的那个人偶里哦。”伊利亚竖.起食指,笑眯眯的警告道。魔术师一般来说是奈何不了英.灵的,但谁让卫宫宅现在有一只很恶.趣.味很幸灾乐祸的主.神.大.人呢……汪酱出了一身冷汗,又是发誓又是赔罪,内心决定没事再也不陪这些魔术师小丫头出来闲逛了,一个都不好惹啊喂!
士郎在旁边看着,着实同情枪兵的幸.运.值。要说Servent里幸.运值是E的人也不只有汪酱一个,但唯独他倒.霉倒得出类拔萃。按照他从间桐士郎的视角获取的信息,在那边Lancer貌似也是被Saber狠狠削了一顿呐。
哦对了,由于正常的伪世界线通关方式都是夜晚进行,为防止白天的时候士郎跟Archer交换信息导致难度下降,士郎醒来之后并不能记得间桐线的自己做了些什么,与主要剧情有关的资讯也是一样的。
以昨晚为例,士郎能记住的最多只是“间桐士郎是慎二的哥.哥,在四战前一年被收养”而已,神马刻印虫啊补魔需要啊找个替.死.鬼召唤R姐然后抢过来啊,完全是醒了就忘,不然以士郎的性格绝对会让Archer尽量救人的。如果冬木市死掉一半的人全都靠Archer去救,收视率会下降百分之九十的啊!那些死.徒没节目看如果无聊了出去搞个亡.灵.天.灾(?)找谁负责去?!
————【TBC.】————
36大圣杯真的是许愿机啊,找到了好多对胃口的弓士文……
不不不我跳票一周真的跟看文没关系都是单.独.招.生和高.考.体.检的错!(尔康手)
在思考要不要搞个士郎×N战队的番外先丢出来过过瘾?因为在下又犯了那个写着A的时候想着B的毛病了,最近好萌远坂士郎和士郎子啊~
干脆把没作为伪世界线的士郎子艾米酱和子士也一起丢出来?我算算啊,卫宫、远坂、间桐、艾因兹贝伦、柳洞、藤村、安哥拉、子士、艾米,加上个红A一共10人,已经可以出特摄战队了呢_(:зゝ∠)_
感觉给这么个本身就很不正经的日常向注水文写番外就是在搞.事?
但是好想看看啊,士郎子向优雅的远坂士郎卖萌,后者为了优雅拼命忍住鼻血,藤村士郎一边跟藤姐聊天一边摸出酒瓶然后被柳洞士郎和一成敲脑袋制止,子士在一本正经的跟红A告白……士郎战队的文太少没粮食吃,所以蠢作者养成了自力更生的坏习惯嘛╮(╯▽╰)╭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