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84.
关于副本结束后的间桐士郎为什么现在影响到本体,就把这个问题归咎于时间轴的错乱,然后~静下心来忘掉它吧☆!不会有观众投诉的对不对你看士郎辣么萌_(:зゝ∠)_。
这次的故事,还是开始于那个命运之夜——之前的下午。
慎二跟几个女孩子一起经过走廊(我知道的你们肯定已经把二爷忘到柳洞山里去了),在楼梯拐角处碰见了紫色头发的少年。
这个少年的名字仍旧叫士郎,但慎二的表情就仿佛本体见到兰斯洛特一样,他旁边的女孩子们也都不敢出声了。
“大、大哥……”
士郎回过头看着慎二:“有事吗?”
“额,那个,你今.晚还去那里吗?”
“嗯。”
“到时候我我我我和你有事要说所以大哥再见啦早点回家……”慎二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腿都软.了。
士郎表示他知道了,然后看了看慎二周围的女孩子们,说了一句:“很不错。”
女孩子们都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间桐学长虽然脸色苍白又阴森森的没表情,但真的好帅哦而且又有气质,而且跟XX漫画和XX小说里的吸血鬼亲王好像啊,被他夸了好开心(*/ω╲*)~
然而慎二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女孩子们,深呼吸放松,以此避免自己继续腿软最后从楼梯上滚下去。他敢用自己(并没有)的魔术回路保证,他家兄长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他这次找来的人类拿来做实验品的话很不错,我家废物弟.弟总算有了点用途的意思。
——间桐学长太冷酷邪魅,搞的大家都长成可爱的孩子了呢。
慎二努力把大哥的死人脸和那些糟糕的联想从脑子里甩出去,然后继续约她们去玩。他可没忘了啊,当年那件事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
事情是这样的:
八年.前,也就是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后的两年,被送到国外以留学为名避难的慎二回到了间桐家。
小号的二爷还记得当年那个傻乎乎说什么都信的捡来的“哥.哥”,想欺负他,但连续两周都没见到人。问了鹤野(他爸爸)之后小慎二跑到了虫仓。
然后他看到,青幽幽的光线里,紫色头发皮肤苍白的少年靠着墙坐在地上,拿着一把成年人用的匕.首在自己手臂上又割又挖,三两下挖出一只瘦长肥硕的刻印虫,扔到地上一刀插.死,然后用沾满虫子体.液和血的匕.首继续挖,仿佛那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凶.残利落,血顺着地面流了一大片也懒得管。
目睹这种场面之后,慎二就对这个大哥非常的忌惮,或者说畏惧了——在士郎某天心情不错的时候他问过那是为什么,士郎说当时我心情不好,就那么做了,反正有虫子在,流.血流得再多手也不会废掉,
从此慎二在家之外的地方都尽量绕着士郎走,他的朋友们以为是士郎欺负他,于是去教训士郎,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们理所当然的变成了虫子、饲料和摆件。顺便一提,兄长大人最近的喜好是把头盖骨最上面的那一片单独弄下来磨光,然后堆在爷爷房间门口,原因不明。
当晚,慎二小心翼翼的下到了虫仓,然后沿着墙角找了半天才找到士郎。
士郎靠坐在墙边,看起来跟死人没两样,但慎二靠近的时候就看到那双深紫色的眼珠动了动。
在大哥继续用匕.首切虫子并且跟他说“你来了”之前,慎二抢先冲了过来。
“大、大哥,你要召唤一个Servent对吧?”慎二一咬牙,吞吞吐吐的问。
士郎用毫无人气的紫黑色.眼睛盯着慎二,在昏暗处眼珠几乎与瞳孔混为一谈,看起来仿佛两个黑色的空洞:“是这样啊,想让我把Servent借给你用对吧。”
“啊、对,没错,反正大哥你不喜欢外出嘛,我就帮你侦.查一下敌人……”
“我暂时还不想召唤,你如果看上谁的Servent,抢过来就是。”士郎说。(所以真.相是你拒绝了虫爷找来的那么多圣遗物就是为了等红A嘛?)
“诶?!”
“不过……你没有魔术回路。”士郎用看废物的眼神看着慎二,仿佛在说“你这种不上不下的大型废弃物为什么不赶快找个垃.圾堆自我了断呢拖到现在我还要费心照顾你”。虽然以士郎本体的人设一般不会说出这种话,但想想如果是老好人.士郎这么干的话也意外的很合适?毕竟是官方都说了隐藏着黑.暗面可能的男人啊。
“所以?”
“不是魔术师的话,没有Servent愿意跟你……要不要用刻印虫?”士郎抬起手,一只虫子从衣服的褶皱阴影里爬出来攀上手指,对着慎二摇摆身.体。
“哈——不、不要了!谢谢大哥!!!”慎二在短暂的呆愣后飞快的跑掉了。
圣遗物……吗。士郎低头看着手里已经快要被捏死的虫子,想了想如果用刻印虫做圣遗物能召唤出什么,无果,随手把虫子扔到一边,后仰靠在冰凉的石头上,仿佛在发呆。


85.
慎二逃命的脚步声彻底沉寂之后,寂静中慢慢的涌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沙沙、啪哩啪哩、咯吱,不一样的虫子们从阴影里发出鸣叫.声,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很难听。
作为使魔的虫子们今.晚也潜行在城镇的各个角落为主人搜集情报。除了结界太过周密因而难以靠近的艾因兹贝伦城堡,另外四组参战者的情况全都被虫子们所监.视着。
真名美狄亚的Caster仍旧在收集魔力,葛木宗一郎被她保护着无法潜入房间,大概是在备课;名为佐佐木小次郎的Assassin守在山门的石阶上,发现了刻印虫但并没有声张,因为刻印虫并没有闯过山门的意思而选择了无视;真名库丘林的Lancer昨晚挑战过佐佐木之后找上了Saber;Rider么……她的圣遗物还躺在盒子里,反正是能吸食血液的女妖,干脆找个替死鬼召唤出来之后给慎二好了。
最后,还有远坂姐妹——接受了艾德菲尔德家族帮助的远坂时臣的女儿,共同召唤了真名阿尔托利亚的Saber,履行着天平之名分别使役着Saber的两面。姐姐似乎是跟Lancer交战中,妹妹仍旧留在家里。
远坂、樱……
士郎漫不经心的听着虫子们令人毛.骨.悚.然的鸣叫.声,不知在想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好事。
忽然间,角落里的一只虫不知为什么动了动,它身上的某样东西短暂的反射.了光,红色的光芒像是流星,在紫瞳中闪过。
士郎伸手抓.住旁边墙壁的凸起,站起身来,走到那里。弯下腰,指尖勾住银色的细链。红色的宝石吊坠倒映在暗淡到不像活人的紫色.眼睛里,流丽得宛如一颗星辰。
“民那桑~你们猜Archer对剧情的完成度能达到多少?”阿赖耶一边调动屏幕切换视角一边伪·热情洋溢的说着,“毕竟是原计划在最后面的Hard模式,这个士郎倒是很好攻略,麻烦就在好感度越高越容易玩脱呀……如果樱被杀掉的话就拿不到100%的成就了,真替Archer担心~”
演播室里待机中的红A表示这个成就我一点都不想要谢谢。
“原来你这么放心吗?”阿赖耶惊讶状,“还是说比起老好人更喜欢鬼畜系?邪.恶反派受?也是啦间桐版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管怎么■■■■■■■■都不会玩坏,因为本来就是坏掉的,所以耐受力特别强……”
“他跟卫宫士郎有什么关系?”红A一边懵一边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剧情的完成度就代.表着士郎不受这货影响的程度呀,你不知道?”阿赖耶继续惊讶状,虽然其实只是眼睛瞪大了一圈而已。
Archer:“……”你之前什么时候说过这个啊口胡!间桐士郎很明显对远坂樱的仇.恨值是满的吧!不管他召唤出谁只要一参战立刻就会杀掉樱的吧!等了十年等来一个玩死对方都不会被魔术协会追究的正当理由,谁有把握阻止他拿100%成就啊混.蛋!
“其实你可以在被召唤时直接杀了他哟。”阿赖耶仿佛知道Archer在想什么,忽然说,“那货虽然是黑圣杯,但体质跟死人没差,杀他很轻.松哦~这样立刻就能回去了,士郎也不会受影响,方便快捷而且我保证不干预不报复~~~撒,让我看看苍白美少年的鲜血到底是不是蔷薇色吧~”
Archer:“……”
盖亚觉得阿赖耶有人格之后变得更阴险了。她说的的确是真.相,但如果在间桐士郎什么都还没做的时候就直接杀了他,先不说Archer会不会因此被做守护者时“杀少数救多数”的经历影响,此刻的卫宫士郎还在以间桐的视角旁观呢,突然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杀死加上间桐的怨念,很难说回去之后士郎会崩坏到什么程度啊。看着真爱的角色悔恨纠结的样子就会很开心么?真是不懂,只觉得这充满陷阱的诱导……好像很不错?下次有机会应该试试。←←所以盖亚你其实也是黑的对吧,只是暂时没人格所以不懂愉悦而已?
话说,为什么间桐士郎还是能得到凛的吊坠呢?
这话说来一点都不长。
1小时前,凛带着Saber外出侦.查的时候遇见了汪酱,于是在学校开打。
而每个学校都必定会有个被欺负的人.民公.仆,没有了士郎自有别人顶上,于是那个倒霉鬼在打扫完体育器材室之后便目睹了枪剑大战。
然后他就理所当然的被汪酱灭.口了。虽然他没士郎命硬,但Saber力气比较大(筋力B和D的残酷对比),于是吾王扛着凛爬楼梯,还是顺利的赶上了。
在凛救人离开之后,监.视的虫子带走了挂坠,所以倒霉鬼醒了之后什么都没看到的跑掉了。挂坠就这样被带到了间桐士郎手里。
什么是缘分,这就是缘分啊。
银链缠在死白色的手指上,红色的吊坠像钟摆一样晃来晃去。
虽然每天都会想着远坂樱,但士郎意外的不反感远坂凛,也不讨厌红色。
所以他决定,用这个捡回来的挂坠召唤好了。这个是真的宝石,所以应该不会召唤出什么奇怪的英.灵……吧?
“这里,其实我想过弄个赝品,后来放弃了。”阿赖耶说,“本来觉得地摊买的假宝石更适合盗版商,但那就没法储存魔力救人了,好可惜的说。”
小安突然发现,远坂家的掉链子是各种意义上的:送错礼物导致自己被捅没什么,想要呆毛王结果看错表召唤出个管家英.灵也没什么,远坂凛哪条世界线没把那个挂着宝石的链子掉在那里?这才是真·注定掉链子啊有没有!
————【TBC.】————
是的,因为心情突然很好,就把间桐线提前了呢_(:зゝ∠)_
要往好处想嘛,经过了最高难度的间桐之后再攻略其他伪世界线就会很轻松对不对?
其实间桐士郎的普遍设定是火灾中被虫爷捡回去做黑圣杯……但私心不想让樱被.虐一年之后再得救,于是就让雁夜蜀黍提前把士郎捡回来了。所以这里的樱是从来没碰过虫子的哦。另外,本来慎二是应该管士郎叫哥哥的,但是想想那画面有点美,于是就改成大哥了~
至于樱嘛,这里是擅自脑补了,在四战结束后艾德菲尔德家(凛和樱的奶奶的家族,代表角色是凛的宿敌,某个金色电钻头大姐)注意到了这对资质出众的姐妹,于是破例做出援助啥的_(:зゝ∠)_不要被我瞎搞的设定误导哦~
想想变得阴郁又喜怒无常的紫发士郎和害羞但开朗的黑发樱,感觉略新奇?但是这么设定的话,就像HA里那样,我们可以同时看到呆毛王和黑无.毛共存了,天平赛高!
最后,二爷你果然只能是受了2333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