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81.
“呐,卫宫,要不要去看电影?”
圣杯战争第一关过后的第四日,慎二主动来找士郎出去玩了,好像全然忘记某两个煞星弓兵的可怕和老妈……监护人兰斯洛特的耳提面命。
士郎本来不打算答应,但看慎二已经买好了电影票,又被软磨硬泡了片刻就妥协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二爷真是比原版好出太多,因为差不多是被兰叔养大的关系,虽然还是喜欢欺负樱,但那是出于身为家中食物链最低端之人的悲愤和大部分哥哥的通病,小气自私暴力单蠢的二爷俨然有向傲娇蠢萌受方面进化的趋势。二爷变好了,相对的樱最近就越来越有天然黑的感觉,凛坚持认为樱和Saber最近的转变都是被士郎给传染的。
就在二爷好不容易谈妥的时候,伊利亚和希洛来了,后者还拿着一个落满灰尘的兔子模样的黏土存钱筒,看来又是从仓库寻宝归来的。
“士郎?要出门吗?”伊利亚问。
士郎点点头,然后跟慎二介绍了一下希洛的来历。二爷虽然没魔术回路,但作为一个魔术师的知识还是具备的,所以平行世界原理他也能听懂,士郎只是隐瞒了那个世界是阿赖耶弄来玩的玩具的事。
希洛静静地看着慎二,然后说出一句:“间桐慎二……你是间桐家的当主,我见过你。”
二爷原本得知这银色长发的少年就是卫宫时那忐忑的心情,瞬间就被治愈了。啊果然卫宫是成长环境不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嘛换一家的话就这么善解人意了,艾因兹贝伦就是比不知哪来的魔术师教得好!
希洛虽然是三无,但对别人的想法是很敏感的,以前只是因为在艾因兹贝伦城根本没人在意他而不作反应,情商其实很高啊有木有——就比如说他说出了在那个世界二爷是作为间桐家当主出面的,但没说Rider和慎二都是被他杀掉的这件事。似乎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士郎都自带天然黑属性呢,就比如淡定的面对汪酱说出○拿耗子这个词,从而一秒拉稳仇恨的某弓兵……
银白长发的姐弟俩离开了,出门前却又遇到了个“陌生人”。
容貌精致的少年站在门口,笑吟吟的对送“老大”回来的一群男孩挥手告别。他身上穿着质料不菲的短裤休闲装,耀眼的金发映衬着雪白的皮肤,犹如黄金与上等丝绸交织般的华美,而鲜红的眼眸又带有天生的高贵和王者独有的悲悯——是的,金闪闪又变成幼闪,四处巡(闲)视(逛)归来了。
“哟。”幼闪态度友好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慎二在短暂的茫然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人是谁,毕竟金发红眼又气场非凡的家伙在冬木市太稀有了,偏偏又出现在这里一副跟卫宫很熟的样子,不是那个超强的Servent——人类最古技安吉尔伽美什才怪。
确认身份后慎二默默往士郎身后缩了缩,希望那个家伙看不见自己这个渺小的杂修……二爷还不知道金皮卡在幼儿形态那出奇的好脾气和对庶民的容忍度,因此做出了外人看来正常但在卫宫宅显得十分之怂的反应。
幼闪跟士郎聊了几句,顺便问了一下今晚菜单是什么,在他表示可以资助士郎买一些最近在促销的上等食材但被士郎婉拒(上次爱丽拿他的钱买的还有剩一大堆)之后,幼闪看到了慎二兜里露出的电影票一角。
“哦?这不是我刚刚买下的电影院么。”幼闪笑着说出了可怕的话来。
“冬木市的游乐设施,还有多少是没被你买下的啊?”士郎半是无奈半是习惯的吐槽道。
“嗯-应该已经不剩多少了吧,商店街和购物中心除外。”幼闪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因为看Servent和魔术师大姐姐们打工很有意思呢。也考虑过把卖红豆饼的店买下送给Saber……不过很遗憾被拒绝了呢。”——在闪闪的认知里,购物中心这类的地方也算“娱乐设施”没错,反正都充斥着愚昧的凡人和他们做出的粗陋但不失趣味的工艺品嘛。
士郎沉默了一下。差点忘了,这家伙的幼年版本看似有着天使般的笑容,其实比大只的更恐怖……尤其是只要对胃口的都想试试看这一点,成年闪闪可是挺专一的,当初盯上吾王也不过是因为从她身上看见了恩奇都的影子。下回要提醒巴洁特和Rider了,打工的时候也要注意来自上级的指示,毕竟搞不好这家伙就在幕后看着她们的反应发笑呢。
经历了这样那样的波折之后,慎二和士郎总算是到了电影院。
电影开演前,去买爆米花的时候二爷还在碎碎念着居然不是女孩子而是男人陪着看电影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过毕竟是兰叔教出来的,电影开演之后就安静了。
同时,离他们的前排座位不太远的斜后方,某只枪兵和某只弓兵坐在那里;正后方坐着阿赖耶识和捧着一大摞《JU☆P》埋头苦读的盖亚;右边的远处坐着担心Master的蠢侄子被.干掉的兰叔。
无疑,这几只都是跟着士郎悄悄过来的。阿赖耶是为了她的节目,盖亚是体验生活,Lancer则是想看Archer的表情所以才把后者拖过来的搞事党。
毕竟是高中男生嘛,慎二选得又是一部充满经典致郁桥段和开门杀的恐怖电影,以二爷的怂度自然是开场十分钟后就各种拼命往士郎身上挂靠,为了面子不敢尖叫,但整个人都快绑定到士郎身上了。
Lancer一边感慨霓虹这个国家的技能点全点到致郁上了一边暗戳戳的围观,可惜让他失望的是Archer的表情很平静,丝毫没有被NTR的男人该有的态度——毕竟据传说,红A生前走的剧情接近Fate线,但后续又疑似二爷线,以慎二的胆子和对身边人的依赖程度,Archer从前经历过的这种桥段肯定不少啊,早就习惯了。
由于某些原因,士郎几乎不用看都能分辨眼前的是活人还是尸体,所以电影末尾那个游泳池里飘着几十具尸体的画面对他的冲击并不是很大,反而是一直想保护陌生人的小警.察被伥鬼拧掉脑袋当沙袋的那里让他脸色变差了些,跟身边满脸惊恐瞪着眼睛想看又不敢看的慎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兰叔看着慎二的丢人样,感觉心塞塞的。
Lancer没等结局放完就溜了出去,他觉得陪Archer一个大男人在这里看两小时的恐怖片这事实在是太浪费生命了,早知道没热闹还不如陪巴洁特打工去咧。
于是红A淡定的拿起Lancer扔下的伪装用棒球帽和眼镜戴上,淡定的在士郎和慎二经过时假装自己是个高冷的陌生男子。
哦你问阿赖耶?她在红A戴上眼镜的那一瞬间就鼻血横流,满足的失血过多而死了啊……戴眼镜的红茶!还是便装!抑止力大大求截图啊啊啊!!!
盖亚表示不太懂为什么这样,一副眼镜而已,不还是那个人嘛。
然后他顺手把一本《JU☆P》PIA在阿赖耶脸上,摸出一顶帽子,在兰斯洛特路过的时候也假装着路人甲。
兰叔离开后,盖亚翻出了几本有眼镜设定的本子,认真的的学习了起来。


82.
其实二爷本身没有通常以为的那么废柴,毕竟也是间桐家出身,就算没当成魔术师也是个贵公子,而且据士郎说弓道的水平也很高,只不过他自己对苦练没兴趣罢了,弓道社主将也不是一般废柴能当的嘛。
况且在HA世界线里慎二也对士郎透露过消息,说他打算像雁夜一样离家,让间桐家系断绝好了,然后樱也可以自.由,大不了过几年虫爷死了之后他再回来继承遗产。能做出这种决定的人明显就不会是无脑渣男嘛。可见二爷本性还是不坏的,只是被虫爷故意养残了加上天生怂、喜欢口头推卸责任等小毛病,就被黑得堪比当年的士郎了。
不过这里有雁夜叔叔和兰叔长达十年的纠正,二爷除了表象没什么变化,其实已经绝对不会促成HF线发生了。虽然他仍旧热爱拈花惹草,但这也不代表是坏人啊,否则你让汪酱怎么办。
慎二跟士郎看完电影顺便吃了个饭,又顺便喝了个咖啡,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总之是愉快的过了个下午——唯一让(仍旧在跟踪的)弓兵不太愉快的事,就是慎二还是试图劝说士郎找个女朋友。
二爷对士郎的感情其实也挺微妙的,既嫌弃又觉得“这不会拒绝人的家伙离了我会死所以忍忍吧”,既不喜欢士郎跟红A在一起又悄悄往送给他的美少女杂志里夹了几本耽美,既讨厌士郎跟樱离得太近又偶尔会问他有没有遇到困难……如果放在BL向游戏里二爷绝对是攻略难度堪比隐藏角色Archer的货。傲娇别扭矫情恶劣粘人贵公子受什么的,属性也太复杂了一点吧。
兰斯洛特并没有跟踪全程,看慎二一直没搞出死亡flag就放心的提前回家了:间桐家需要照顾的可不止慎二,还有某热爱废柴生活的大龄宅男——雁夜叔叔虽然很少看动漫,但是他的确是大龄死宅哦,每天以垃.圾食品度日,一件外套可以连续穿两个月,也曾创下过通宵三天打魂斗罗和一周不刮胡子的纪录。他的废宅程度已经到了有兰斯洛特照顾都能把自己房间搞成单身男人的标准垃.圾堆装修风格,真是令人非常佩服。
其实就算在前段时间,兰叔被扔到旧剑那边体验生活的时候,雁夜也还没堕落到这种程度。他现在自暴自弃成一个白天拉着窗帘躲在房间里、身边摆满可乐罐泡面碗、穿着睡衣胡子拉碴的玩马里奥的伪青年真大叔的原因其实是前几天樱和Rider要订婚这件事给他的重大打击。
兰叔也很无奈,他家Master前段时间好不容易身体恢复到了四战前的水平(把他卖了之后阿赖耶给的报酬嘛),结果现在就这么折腾自己。作为一个身兼后妈、厨师、管家、女佣等数个职务的Servent兰叔是很忙的,如今又要多了一项化身为啰嗦老妈子各种哄着催着雁夜吃饭睡觉的任务,兰斯洛特表示很心累。我明明是王的骑士,从者里相当强大的Berserker,为什么要担当这种职务呢……为什么呢……
至此,三组跟踪人员里只剩下Archer一个。穿着黑衬衫便服的弓兵并没有灵体化,而是堂而皇之的在不远处落座,点了杯咖啡,淡定的监视着小鬼的举动。其实红A可能没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他的确有被自家主神污染到。Archer就这么若无其事的做着占有欲强到变.态的人才会干的事,还一点都没觉得自己不正常,说他不是阿赖耶家的守护者,反正我是不信的。
士郎作为一个如今虽然变强了很多很多、但在真正的魔术师眼里仍旧是菜鸟的新人,他仍旧是对魔术师和从者的气息感应无能的。加上Lancer丢下的伪装用眼镜上有他施加的rune符文,对付士郎的话这点掩饰作用就已经足够了。
“这应该也算一种情趣吧……”阿赖耶有点心虚的自言自语着。她对自己的忍耐力有自觉,如果一直待在那样的Archer附近,绝对是连一分钟都把持不住的,所以干脆就回卫宫宅进行远程实况转播了。这样至少在观众们看画面的时候,她还有空隙用手纸擦擦鼻血。
日落黄昏之际,那两人总算是分开了。士郎绕路去了商店街给伊利亚带豆沙包,还顺便捡回了一只在典当铺寻宝后心满意足的凛大小姐,并且在回家路上触发了“节俭少年与机械音痴少女有关于购.买手机的对话”情节(在霓虹语里写作“音痴”的汉字其实是指白.痴的意思哦),过得很充实。
考虑到在士郎有了手机之后势必会被更多求帮忙的人和慎二之类生物缠上,远远跟踪着的Archer已经替士郎做好了决定——话说啊,反正你们俩既是主从又是情侣而且自攻自受,干脆就买一部手机放在Archer那里嘛,又方便又安心,而且还能增加羁绊哦,真的不再好好考虑一下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