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弓士】如果阿赖耶变成了腐女

79.

说起来,冬木魔术三巨头的远坂和间桐都在,那伊利亚呢?

伊利亚和希洛在仓库里。

“呐~现在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哦。”伊利亚说。

“嗯。撒谎要吞千根针……这里似乎是这么说的。”希洛说。

“要等到樱花开放,春天归来的时候才能把它拿出来啊……感觉好遥远。”伊利亚坐在堆起来的箱子上,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希洛的头,“我啊,是抱着死在这里的觉悟来到日..本的。也确实死过了一次,感觉很冷,什么都看不到。不过幸好还是醒来了,再次看到Berserker的时候差点哭出来呢。”

“希洛,你在临.死之前又看到了什么呢?”伊利亚问。

“黑色的泥,还有很多很吵的声音。”希洛看着自己的手说。在Caster的帮助下魔力暴走的现象几乎消失,只是偶尔会有点痛,但皮肤上不会再出现裂痕了。这并不是Caster的技艺不够精湛,而是因为这里存在的从者远远超过七个的关系。即使阿赖耶解决了这个问题,太大的魔力波动还是会影响到他。

当时最后看到的景象,其实就是三个令咒从手背上缓慢消失的样子。希洛不知道自己的令咒像什么,只是三团连在一起的曲折图案,看起来就像是三个不规则的多边形线团,远没有士郎的那个好看。

“……虽然不知道那里的‘我’对圣杯许了什么愿望,但既然你来到这里,那‘我’一定是希望你可以幸福吧。”伊利亚眯起眼,“如果等到约好的时候希洛还是学不会笑的话……那就只能对你施以刑.罚了哦~”

希洛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他晚来了半天,错过了伊利亚对凛和慎二的惩罚,因此也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魔.掌。希洛线的伊利亚斯菲尔平常充其量只是给他扎个蝴蝶结而已,完全是把弟弟当成洋娃娃在玩。因为那时不管发生什么事表情都不会变的希洛,也确实让人提不起兴致来捉弄啊。

这种种原因,最终就促成了希洛小天使走入陷.阱还浑然不知的状况。

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点,红A和汪酱的钓.鱼比.赛被吉尔伽美什搅和成了四个英灵跟一群小孩的互动,对幼崽亲和力Max的Archer被一群萝莉包围,受.灾程度甚至比恩奇都还严重。

切嗣陪着爱丽斯菲尔、Rider和巴洁特逛完了街,R姐要去给头发做护.理于是夫人好奇的跟上,三个女人叽叽喳喳的时候切嗣就独自站在店外抽烟。

士郎被四个女人围着提建议和问问题,大脑被乱七.八糟的体..位符号和今晚吃什么的困扰占满了,感觉自己不太好。

希洛跟着姐姐在仓库里跑来跑去翻找好玩的东西,伊利亚负责指挥,希洛则负责鞍前马后搬东西搭人梯。堂堂圣杯管理者沦落到搬纸箱的田地,而且是还不给钱的那一种,真是个任劳任怨的好弟弟啊,而且最让伊利亚满意的是从来不会抗议和质疑她的命令,比士郎好玩多了。

小安穿着巨型玩偶套装当了一天的商场吉祥物(他顶着那满身的纹身也就能干这个了),累得恨不得四肢着地,还要请卡莲去吃饭。对食量跟樱持平的卡莲来说,西式餐厅的一份牛排加上回家后士郎做的饭菜,刚刚好营养均衡且能吃饱。于是小安打工赚来的钱又一次所剩无几了。

由此可知,卫宫家的男人对上妹子的时候就会完全丧.失挂.比体质,纯粹沦为被欺.负的弱.势对象,这似乎是与武力值和气质完全无关的deb.uff呢。



80.

吃过晚饭之后,樱占用了饭桌伏案猛写,桌面上被凌乱的堆满了各种纸头和用过的没用过的稿纸,樱偶尔抬起头来在纸堆里翻找出几张只有她自己能看懂的东西来回比对、划掉和补充,然后继续奋笔疾书,总之忙得热火朝天。

嘛,不管平常是多么文静的作者,长期卡文之后突然找到灵感都是陷入狂气状态,我们要理解。这个状态的大大是碰不得的,兴许只是随便的一句话就导致了HE转BE或者是比BE更黑暗更致郁的NE。不要小看了致郁的诱惑,卡文之后任何一个亲妈都可能觉得“偶尔深刻残酷一点或许更能启发读者的思考呢”然后开开心心的崩掉你的本命哦。

红A看着那群女人,表示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于是他就去陪伊利亚玩乙女向的后宫恋爱游戏了。这种游戏虽然很套路,但优点就是简单,而且因为剧情又拖又长还话多,H前他可以及时捂住伊利亚的眼睛然后关掉音效快进快进快进,比较安全。虽然伊利亚比士郎还大一岁,已经成年了,但是她外表毕竟还是个萝莉。萝莉是上天赐予阿宅的宝物,所以我们要爱护萝莉……个屁啊!还我伊利亚线!还我伊利亚线!还我伊利亚线!!!

咳咳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你们也没看到我内心的黑泥对不对……总之啊,总之,Archer现在是走不开的,那么士郎呢?

士郎当然是在仓库里练投影。

前面也提到过,不管是士郎、凛、樱还是巴姐他们,在本文开始回到了圣杯战争刚刚展开的第二天时,不仅带了记忆,还带了魔术回路的。而且因为原本走的是UBW线,士郎相当于多锻炼了两年,樱等人也拥有了很大的进步。士郎目前如果是在无打扰环境下魔力充足的话,投影出的干将莫邪质量已经很接近于Archer了。当然,想要真正的追上那个男人还要很长时间,但至少如果现在让士郎复原宝石剑,已经不再需要付出记忆缺损这么严重的代价了。

就如我们所知道的,『卫宫士郎』这个人的强大,从来就不是靠天赋或者运气得来的,而是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拼命地锻炼着自己仅有的属于凡人的那一点点东西。用凛的话说士郎从前进行的修炼就像在走钢丝,每天晚上都可能突然死掉。用这样的方式打磨神经也不是正常人类能坚持的,所以不值得也不应该被妒.忌。

放下手中的剑之后,士郎集中的精神放松下来,才看到旁边被月光拉得细长的影子。

希洛静静地站在仓库门口,浅色的头发被逆光模糊了,显出他和士郎几乎一模一样的轮廓,看起来似乎是在担忧。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士郎问。

希洛摇摇头,走进仓库,坐在了士郎对面。

“你,相信我吗。”希洛问。

士郎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希洛伸出手搭住士郎的肩膀,殷红的眼瞳中瞳孔的形状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来不及反应,士郎已经就此失去了意识。

希洛接住向前倒下的士郎,呼了口气——他不擅长模拟魔眼这种东西,但人造人的身体比人类更适合做媒介,魔力也足够,浪费了十几倍的魔力之后勉强算是成功了。

“原来你真的打算帮他咧~”阿赖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拿起士郎投影好的干将抱着蹭,“我还以为能看到情杀事件的呐~”

“……”

“不用在意我,对我来说这也就是把间桐线从第二关结束推到第三关结束而已,没什么影响。”阿赖耶继续蹭干将,仿佛抱着鱼干的馋猫,“你觉得我很残忍咩希洛桑?”

希洛诚实的点了点头。但这不是因为他傻,只是他知道阿赖耶的身份后推断出的正常反应。如果抑止力真的要为难他,也不会等到这时候了。

“咩……真是个诚实的孩子,盖亚现在都学会偷偷藏本子然后撒谎了的说。比起正常结局,我觉得我做的还是不错的。”阿赖耶说,“原本等Archer回到英灵座,他只会记得与士郎的战斗,等到下一次被召唤他就会完全忘掉一切,做我的痛苦又称职的守护者~”

说到这儿她双手干将莫邪摆出X型:“守护者Emiya和卫宫士郎的相遇本该仅限第五次圣杯战争的之后嘛……就像是两条交叉的直线,无限延伸,但永不再见。”

“呐~所以,现在你还觉得我残忍吗?”阿赖耶笑眯眯的问。

希洛又点了点头。他又不傻,原本的守护者结局确实很惨,但还不是给阿赖耶打工的么。现在这个形式只是相当于从搬砖变成了出道演艺圈,照例还是被老板压榨的命。这个无良老板只是试图让希洛相信“唱唱歌跳跳舞轻松赚钱,潜规则而已,不是比搬砖好多了嘛~”的混蛋理论而已。难道他真的长了一张好骗的脸吗。

阿赖耶坐姿由蹲改为默默跪下,什么都不说了。伪三无遇到真三无,从来都是完败的。

希洛也不知道是对士郎做了什么,士郎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不仅是魔术回路好像崭新的,而且令咒也回满了。

希洛仍旧保持着面瘫脸,抱着一对投影出的干将莫邪跟他对视:“这个,能送给我吗。”

士郎一边答应一边想自己是不是睡花眼了,一瞬间希洛的眼睛居然像是紫色的,而且好像充满着阴冷气息。

然后他看看手背上恢复完整的令咒图案,表示自家有个圣杯管理者就是好啊。之前阿赖耶也要帮他回满令咒,但条件是他要不择手段的推倒Archer……品德差距可见一斑。

阿赖耶看上去对计划失败并不沮丧,只是一边嘿嘿嘿一边拿起士郎投影出的Azoch剑(大小姐委托制作的仿品),把手里黑色的线网挑开了一个口子,然后继续嘿嘿嘿的抱着干将跑掉了。不管性格如何,这些并非来自本世界的家伙对干将莫邪似乎都有着特殊的偏爱,士郎表示不能理解。虽然他一开始就被那两把剑(的主人)吸引住了,但那是因为他和Archer特殊的联系,在外人看来即使是Caster的那把匕首宝具都比干将莫邪要绚丽得多吧。

士郎回过头来,看见希洛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明显的情绪——充满担忧和顾虑,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提醒他的样子。

最后,希洛也只是叮嘱他最近不要耗费太多魔力和体力,训练也最好减轻,然后也抱着一对干将莫邪离开了仓库。

这两人古怪的举动弄得士郎也有些警惕起来。阿赖耶那可是跟搞事之王言峰绮礼齐名的存在,往近了说就是那持续24小时的全员幼儿化,往远了说还有希洛这个伪世界的来客。如果她要搞事,那真是防不胜防而且规模超大的——某位抑止力还曾经策划过把各个版本的Saber弄过来做个咖喱棒大集合,幸而被盖亚一巴掌打压下去,不然现在冬木市大约已经陆沉了。

不过警惕也没什么用,士郎放弃了把烤箱修理好的计划,离开仓库去拯救B叔了。

————作者原话————

哈……哈哈……哈……感觉在下已经差不多是一团废渣了……

沉迷刀男人之中,时欧时非的感觉一点都不好OTZ

在下五行缺枪,命里少蓝毛。江雪再见,一期尼再见,蜻蜓再见,号哥再见,力宏再见【咦

我还是抱着我的鹤球写文吧【挥手

大太全锻齐了但5665公式还是只出烛台切咔咔咔和大太,有三把石切的在下觉得父爱太沉重了【挥手

周更一万两千字的在下,啰嗦几句别的你们也是能原谅的对不对QVA?


评论(9)

热度(6)